改變一生之旅

改變一生之旅

你給我的,遠遠超過了我能給你的!

一走進和太太的病房,她就大哭起來,看見一位這樣真誠純樸的人抽抽噫噫,滿面淚水,倒是我始料未及,極為感動的。

和太太是位雲南納西族的中年婦女,以農為生,有天和丈夫耕田時被耕耘機壓到,可能會終生半身不遂,她的小女兒和明慧就是我透過至善基金會每年認養的十位弱勢民族女童之一,明慧看見家中出了這次的意外,有意輟學在家照顧母親並下田幫助父親。至善基金會在地的工作人員再三勸說,並安排了這次親訪。

我坐在和太太的床沿,拉著她瘦弱的手,她終於從奔流的淚水和激動中說出:「我這不是悲傷的淚,是高興的淚!感謝爺爺從這麼遠的地方來看我!」我說:「爺爺天天跑來跑去,不算甚麼,倒是要謝謝你生了一位這樣優秀的女兒,讓我關懷、讓我愛。我得到的快樂,遠遠超過了我能給你們的任何東西。」這時明慧也跟著掉眼淚,一時之間屋內的空氣凝重起來,我拉著和太太的手:「這是我們第一次的團聚,應該高興才對,來,爺爺想看你們的笑臉!」這樣的勸說當然是無效,大家又激動了半小時,至善基金會的工作人員終於把我從淚水中拉出來到院中。

院子裡她們已放好一條板凳,安排我和明慧並排坐下,我準備了一些禮物要送給明慧。工作站的社工一拿出我的禮物,明慧就不能自己得大哭起來,我擁抱著她半小時,終於能說出:「明慧,爺爺看了你的信,你說以前你會要大熊貓、要電腦,母親受傷後你甚麼都不要了,只要一顆愛心。我們這團帶來的是台灣的愛心,平時你的父母、姐姐和學校的老師,都是愛你的,你生活在愛中!這大熊貓和教學電腦是不是你想要的?」明慧把臉埋在熊貓的長毛中,不斷地哭泣,我擁抱著她,揉著她的背說:「明慧,笑一個,爺爺想看你的笑容。」這樣過了半個鐘頭,我說:「後面就是我們台灣的愛心大使,苗可麗姐姐,她發自內心的愛和美麗,會讓你馬上停止哭泣!」這時,愛心大使苗可麗也坐下來,露出親切的笑容,明慧也停止哭泣,微笑了起來。最後,和太太堅持忍痛坐上輪椅,推送到門口,一直目送我們離去.大家的心情好像都經過了一次糾纏洗禮,而我則覺得一片清空,以前的功名富貴,都成煙雲,我白活了!

後來我們又訪問了三位認養女孩的家庭,了解到和家雖然感人,卻不是問題最嚴重的,有些問題甚至不是至善這樣的機構可以解決的。像苗可麗認養的女孩,是彝族的女孩,她們住在大山之中,要在滿佈沙石凹凸不平的山路上走五個小時才能到學校住宿。週日下午離開時,正值她們返校,我們的車隊走了不久,就看見一隊隊的孩子,大的帶著小的,一步步地用她們的小腳,努力走回學校。大家的心中馬上就疼了起來,超級有愛心的苗可麗立刻停下車來,一把把的把孩子拉進車來,立刻,車中就擠滿了一個個的小毛頭。沒多久,車隊都一輛輛擠滿小孩.說實話,這個問題只有當地的政府能夠解決。

至善做了另一件我深為欽佩的事,他們注意到住校的孩子們營養不良,因為伙食太差,這不僅是金錢的問題,食材的供應也是難題。於是啟動了一個種菜計畫,蓋了一座溫室培育各種蔬菜,孩子們的伙食立刻改善。但目前只有一所學校有溫室,我們看了其他學校,孩子們都只能每天吃馬鈴薯,營養是一定不夠的。這個計劃的擴展仍需要經費,也需要善心人士贊助。

我這一生做了很多事,沒有一件能給我同等的快樂。我對和太太說的是完完全全的真心話:「你給我的,遠遠超過了我能給你的!」我的一生都因為這次的旅行,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