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大道

一條大道

大山女孩回家之路

每次去家訪最大的挑戰是爬山路,兒時是從來不會畏懼的。然而隨著常年工作、生活在城裏,出外更習慣依賴交通工具,以至現在的習慣打破了兒時的習慣。

打電話給小玉媽媽時,媽媽正在餵豬食。聽到我們要來,電話那頭有些慌張地說“我到山下接你們”,我接受了媽媽下山來接我們的提議,期望媽媽的到來可以有效的縮短路程。與小玉媽媽會面時,我們已經爬了近3小時的山路!然而媽媽說,到家至少還要爬2小時,我微笑著說“沒事”。一路上媽媽說了好幾遍“很抱歉,讓你們辛苦了”,感覺她是在自責,我聽得覺得辛酸……

又翻過一個山頭,我已經筋疲力盡,腳上被磨出了兩個大血泡。捷徑小路也走到了盡頭,我很沮喪,如果走“大路”雖腳下平坦些,但路程肯定是遠的,我從沒有對一條寬敞大道如此厭煩。而這時小玉媽媽卻興奮的說,這條大路是我們村民自己挖的,那時小玉只有四五歲,丈量好長度後,每家派一人抽籤,抽到哪段你家就得挖哪段。那時全家挖了好幾個月呢,我家還運氣不好抽到一段全是石頭的山崖,還好路還是通了。現在小玉有出息在城裏讀書,回家一次不容易,每次放假回家都要走四五小時的路,遇上壞天氣只能走大路要五六個小時。每次回家都拿著手電筒去山下接小玉,到家都晚上十一二點了。別的小孩都有摩托車接送,但小玉爸爸車禍無法騎車,小玉上學也一直是走路的,以後路會越來越好的……媽媽堅定地笑笑。

站在山裡,四面都是山,只有一條大路延伸向遠方,一頭連著父母的牽掛,一頭連著兒女的依戀,沒有什麼能夠阻斷這份情。這是一條用汗水、血水挖開的大道。我有幸沿著這條大道參與了一段小玉的上學路,一頭承載著父母的支持與期盼,另一頭承接著小玉的懂事與努力。媽媽說的話久久回盪在我的耳旁:路會越來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