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雲南山邊的日常生活

在雲南山邊的日常生活

生活,這個詞也許對普通人來說無比輕鬆,對小瑜家卻沈重的像塊大石壓著

這天,我們在小瑜家附近下車,電話聯繫他家裏人的時候,電話響了很久都無人接聽,剛好路邊有個小賣部,正有三兩個老年人閑坐,走過去問小瑜家的路,“溝邊這條路直走,到盡頭左拐就到了”。

謝過老人後,我們延著溝邊新修的水泥路往上走,快走到盡頭的時候,小瑜的爸爸回過來電話,跟他說明來意,爸爸表示歉意地說:「剛才在打玉米,沒聽到電話響,她媽媽倒是聽到了,但是接不了電話」聽到這兒,心往下沉了沉。走到路盡頭左拐,老遠就看到小瑜的爸爸出來迎我們,到家門口的水泥路看起來已經修了有幾個年頭,不少地方已經破损了。

小瑜爸爸把我們領進家門,第一眼就看到堂屋走廊沙發上坐著曬太陽的小瑜媽媽,手裏正繡著十字繡。寒暄過後,才知道媽媽乳腺癌復發,壓迫到腿部神經,現在已經無法下地走路。最嚴重的時候在床上躺了兩個月,吃不下東西,每天只能喝點水。也曾住院兩次,但是最後醫生建議回家休養,基本上算是放棄治療…。

放棄治療的決定對小瑜的爸爸媽媽來說,即使有千萬個不願意,卻也是無可奈何的,家中兩個女兒一個高中,一個才初中,正是很需要錢的時候;現在家裏年過七旬的奶奶在年前也不小心跌斷了手,老年人恢復慢,到現在也沒恢復正常;小女兒在去年查出得了過敏性紫癜,在縣醫院住了一個星期病情才得到控制,出院以後各方找藥,休學了小半個學期,這個學期才回學校上課…,爸爸自己也經常有頭疼腦熱的問題,現在家裏還算健康的就只剩聾啞的叔叔以及在讀高中的小瑜。

爸爸在講述這些的時候幾度哽咽,這樣一個鐵打的漢子要遭受了多少磨難才會在兩個“陌生”人面前無助且委屈的落下淚來。也許爸爸強撐了太久,面對年邁的老母親,他不忍訴苦;面對結髮妻子,他心疼她所遭受的病痛,亦對她充滿歉意;面對孩子,他要給他們做好榜樣。生活,這個對普通人而言無比輕鬆的詞,對這個多災多難的家庭卻是一個沉重的話題……。

這是第二次去小瑜家裏做家訪,第一次去是四年前剛資助小瑜的時候,那個時候媽媽乳腺癌剛做了手術,雖然虛弱,但人還有精氣神。難得的是媽媽還記得上次去過家裏的瓊和,調侃瓊和胖了不少,看得出來,病魔雖來勢洶洶,但是媽媽的狀態還是很不錯的。“是啊,跟她比起來,我確實胖了,我剛進去的時候差點都不敢認了,感覺小瑜媽媽人只有以前的一半了”,從小瑜家裏出來,我們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今後的日子,我們會關注這個苦難的家庭,在需要的時候給予他們力所能及的幫助,惟願生活善待他們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