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江公益行、一二記事

麗江公益行、一二記事

參與者/劉梅君

麗江、匆匆一瞥

  麗江,我知道這個地方已經是上個世紀末的事情,聽聞且非常嚮往,因為在那湖畔有個母系社會的少數民族摩梭,曾經引起世人極大的關注,千禧年後,我和一群學界同仁終於有緣親臨這個古城,涼爽宜人的氣候,流水淙淙,石板街道、垂柳伴溪,很有少數民族特色的木造屋,厚實中透露著濃濃的古意,深深為之著迷!然而當時麗江只是匆匆一遊的行程點,因而沒有機會和當地的少數民族接觸,而這也成了那次旅遊行程中最大的遺憾!

懸念、終於解脫

  沒想到,此懸念竟然可以不再是懸念了!其實,我很早就知道至善基金會在麗江有個項目點,當時曾暗忖哪年找個名目遛躂過去,不僅是彌補當年的遺憾,更多的是至善這個以助學女孩為目標的項目,是我非常認同佩服的項目,我知道我會再回到麗江,只沒想到這個願望竟然這麼快就可以實現,果真起心動念後,冥冥中的力量就會感應,因此,對於此行的幕後推手—至善基金會,我是滿滿的感恩!

走,我們暑假去麗江

  原本擔心兩個孩子不會答應與我一同去,不記得他們有沒問過諸如[好不好玩?][哪裡好玩?]的問題,若有問過,我大概也以模糊手法帶過,總之,他兄妹倆就被我哄騙上路了,但直到上了飛機,甚至抵達麗江後,我仍一顆心懸掛著,自認有品味的兒子能否適應偏鄉的生活條件?與大山的孩子年紀相彷彿,從小養尊處優且被兩家族托在手掌心上長大的女兒,能否開放心胸接納新事物,能否適應這種不像旅遊的旅遊行程,能否跟至善的孩子相處得來…,幸好這些顧慮擔心,證明是多餘的,出乎意料,女兒跟至善的孩子們第一天認識沒多久,就無話不說,晚間回到旅社後,還會興奮地跟我講白天的總總趣事!至今女兒仍跟他們同組的好朋友還保持聯繫呢~

大山的孩子

  很疼惜這些大山裡的孩子!許多小小年紀就得被迫承擔大人世界的憂勞,或許是年紀小,也沒有機會接觸外面世界,大多數的孩子很是害羞少言,也因此其中幾位落落大方、不疾不徐的自我介紹並說出他/她未來的願望時,是很令人驚豔的!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是,最後一天主持晚會的小男生,瘦瘦小小的個頭,但機靈、幽默、條理分明、應對進退大方的表現,贏得滿堂彩;有一位個頭中等的女孩,眼神透露著堅毅,說起抱負時,很精準地說出要走出大山迎接世界開展出不一樣的人生機會時,很令人動容!幾位有著歌唱天賦的孩子,期許自己未來可以靠歌聲讓世界看見。雖然,這些孩子要脫離大山的困難不小,但我相信至善提供了一個難能可貴的機會之窗,讓孩子可以開始跨出那關鍵的第一步,而我期許我們能當至善的忠實後盾,讓孩子可以開始築夢、改變命運!

網路、通往世界的渠道

  這次麗江行,特別令我驚訝的是,絕大多數從未踏出麗江城的大山孩子,卻對外面世界的資訊,並不陌生,最新流行的歌曲、最紅的偶像團體,都如數家珍,顯然,網路是這些物質條件被侷限於大山坳裡的孩子,通往世界的一個有力渠道,這個渠道至少能讓他們不致於在資訊獲取上,落後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的孩子們,甚至進一步藉由網路開展出一個不同於父祖輩的命運。關於手機與網路,這裡有個小插曲,我原以為生長在物質條件如此困頓地區的孩子,大約人手一機的可能性低,結果,出乎預料,絕大多數是帶著手機來。女兒回旅社的晚間也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跟我說,[媽媽,他們都有手機耶],我回:[大陸手機很便宜的緣故吧!],女兒說:[而且他們家裡也有網路耶],對於後面有網路這件事,女兒心裡頗為不平,因為在台灣的她,手機是沒有網路的!

離情依依

  此行最讓我不捨的時候,不是臨行前跟孩子們在月光下手牽手圍成圓圈的跳舞唱歌,而是還在分組製作海報,動腦想隊呼的那個時候,當時孩子們已經意識到三天的活動已走到尾聲,想留住卻又不可能的依依不捨,一個沉靜有主見的女孩,小聲的問我:[你們今晚就要走了嗎?],我點點頭,心裡頭一陣酸!同組的孩子在寫隊呼的宣紙,紛紛留下了他們的名字,至善的寶貝們,想念你們!我要再回去看你們!

  最後,此行除了帶隊的顥學外,同行的[瘦瘦的]小馬哥、[喔.喔.喔.喔..你是我的花朵]安迪哥、[漂亮灑脫的]慧琳姐、[愛心滿分的]琇鳳姐,謝謝你們讓此行增添許多歡樂與美好的回憶~

 

  更多連結 >> 2019陪伴者公益文化體驗之旅飛「越」愛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