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226」十七年忘不掉的一組數字:考上師大體育系,江振愷爭的一口都原氣/至善企宣部

「7:3226」十七年忘不掉的一組數字:考上師大體育系,江振愷爭的一口都原氣/至善企宣部

藝人江振愷(Terry)受邀擔任本系列講座主持人,這一天,我們和他約在至善辦公室討論活動流程,一坐下來,他告訴我們他的「都原奮鬥記」,令人拍案叫絕的程度簡直可以拍成連續劇了。看來,11/28他不只是主持人而已…要聽他的故事,以及幾位都原熱血鮮師的人生故事,請立即報名,座位有限,錯過遺憾!

  「我的媽媽來自花蓮台9線末端的小村落,我的爸爸是閩南人,我在台北馬偕出生,身分證是F開頭,我從小在新莊三重一帶長大。

  我到國中才知道,自己算是一半的原住民,但小時候媽媽不希望我們讓別人知道我們是有原住民血統的小孩,有人問不要承認,當時還沒有原住民這三個字,叫做山地人、番仔:三天捕魚、一週曬網,只會吃喝不愛工作、遲到、愛喝酒,只會唱歌,做事不努力,領了錢三天不見人,沒錢才來工作。

  所以人家問我是不是(原住民),我就說我不是,但人家常常回我,『你就是番仔臉啊!』我只能一直說,『我媽媽說我不是!』

  小學時,我的寒暑假都回花蓮過,那時候,我就懷疑我到底是誰,因為外公甚麼話都會講,日文、族語、台語、客家話都很溜,我就問我媽:『阿公到底是哪裡人?』我媽就告訴我:『不要問那麼多,長大你就知道!』

  結果,我真的是長大後才知道。

圖:邀請Terry擔任系列講座主持人,並藉此機會聽見他的深刻都原生命故事。

  上了國中,有(升學)考試,有(原住民)加分問題,我開始深入了解(我是誰),我去翻書、問我的都原同學,才知道,原來我家有這麼多豐富的族群文化背景…但我不想靠加分,有人比我更需要加分。

  (問:你師大畢業,算是會念書的?)啊!這不能自己講啦,我會跳舞、體育又好,又會唸書!(大笑) 我高中讀三重高中(完全中學),我是第二屆,學校都在拚升學率,我是籃球隊隊長,班聯會會長,熱舞社社長,但我讀的是普通班,還是第三類組,因為我的目標是師大體育系,要考生物。

  同學常說:『幹嘛不去體育班,不用早自習,』我告訴他們,『為什麼我們原住民被看不起,因為我們不讀書,老是被說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我是隊長,我不想讓學科老師看我們原住民這樣,所以當同學都回家了,我還在學校跑步加強術科和讀書,所以我在班上成績還可以,就是不想落人口舌。

  國高中時期的隊友,很多就是原住民,他們不想念書,只拚體育成績,但體育選手的現實不亞於演藝圈,因為選手只有前三名,第四名和第四千名都是一樣的,只有前三名才能保送。因此,都市原住民在學科成績上拚不過別人,體育成績的壓力又很大,學校老師極少數會關心這些人,只會(跟同學)說,『你看你看,是不是?不要跟他們再一起,都是壞朋友,不念書,只會跑網咖!』

  這些同學已經是邊緣化了,如今又更邊緣化,被貼了標籤…

  有一天,我去忙班聯會的事,某老師趁我不在,跟同學說,『江振愷若能考上任何一間國立大學,我頭剁下來給你們坐!』事後我聽同學轉述,兩行眼淚流下來,『我有什麼問題嗎?我已經這麼努力了,我到底做錯什麼?』 於是,當我拿到升學保送權時,賭氣的把那張紙撕了,還告訴老師,『我絕對不靠保送上大學,我要聯考。』從撕掉保送書那一刻,我開始做我自己,我把自己的行事曆排出來,這一天讀書,這一天寫考古題,我不去學校上課,每天大包小包出門,滿身汗臭回家,爸爸媽媽都不知道我在幹嘛,老師等著看我好戲。

  聯考之前,我申請入學上了兩所學校,但意志堅定的放棄了提早入學的機會。回到學校讀書,當時班上的座位漸漸變空,我是最後一屆聯考生,也是第一屆多元入學,又背負跟老師對槓的壓力,壓力大到不行,這真是我人生的黑暗期。

  我永遠記得,我的術科(師大體育系)是在台中省體考,考完五種(項目),我背著包包站在台中車站月台上,旁邊都是原住民同學,心中的小劇場上演:『如果沒有考上,我該如何面對江東父老?』第一次,我體會到為什麼有人走投無路要跳軌…(大笑,開玩笑的)

  終於,我是三千兩百二十六名,第七名考上師大體育系,學科術科都是頂標,聯考生只有二十五名,因為保障名額有僑生兩名、原住民兩名、一個是特教、一個是身心障礙…

  (問:這麼多年還清清楚楚記得這些數字啊?)是啊!我還記得,那時候填志願卡,我只填師大體育系一個就交了,老師叫住我,我很倔強,『我就填這個,沒上就重考!』我的帥氣也就維持五分鐘而已,出了門就後悔了,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

  讀師大,我沒有拿公費、不是保送生,不是原住民,畢業後我第一年回母校服務,當年所有看不起我的老師都是我同事,真是吐了一口氣。我開始帶學生,很多人是原住民,每天早上七點,我到門口等同學和他們聊天,鼓勵他們一定要讀書,我也影響了幾位同學,他們現在在教練界也有好表現。

  (問:你心理素質很強,感覺你是一個很有自信…)「我是化自卑為自信,」(問:為什麼自卑?)「因為我是不被看好的都市原住民啊!大家都看不起我們,我只是化悲憤為力量,是自卑讓我有力量去完成這麼多事,變成我的自信,變成我身上的武器,沒有(這些武器)的話,我是很自卑的,考試這些事情,是因為我要證明我自己而已!」

立即報名:「我們所不知道的都市原住民」系列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