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從理解他人開始/都原小組組長 林書玄

同理,從理解他人開始/都原小組組長 林書玄

跟著孩子一起學習

Wawa森林-至善汐止兒少發展中心的公民社會課,陪伴孩子增加生活經驗,連結社會,因為了解許多好朋友們在堅持做一些好事,帶著孩子們去認識他們,希望孩子除了手機裡的手遊,還可以關注更多社會的角落,對於任何事情提出疑問、看法,一起思考如何解決。

  這次帶著孩子們跟家長一起去看「貧窮人的台北」展覽,展覽想要傳達的核心理念是:「貧窮是一種生活狀態,並非特定族群的標籤。」在參展導覽的過程中,孩子們會聯想到自己生活周遭遇到的人,而我們跟孩子也一起學習用同理的角度去看待。

  走進展場內,策展人剛勇帶我們進行導覽,走到地上擺滿了酒瓶的地方,述說著輝哥的故事,過往一次又一次的挫敗,讓理想被磨滅了,現在透過酒精讓自己以為還在起飛中,一個人束縛在台北這個城市中,他人只能看到酒精與這個人。有孩子突然說:「我媽媽也是一樣,喝酒後就會大小聲,也會說好多話,但是酒不好喝,臭臭的。」

  接著是坐著輪椅的街賣者,孩子們分享說,「在街上、吃飯的時候有遇過,爸媽就牽著我直接走過去,我也沒有錢可以買東西,感覺他們很可憐,都要坐著輪椅到處賣東西,又會被拒絕。」剛勇對著孩子說,有時候也許是我們給輪椅街賣者的選擇或是工作機會太少,但也不需要可憐街賣者,下次可以觀察他們賣些什麼。

窮學盟在展場布置輪椅街賣者的物件,還原他們身處的環境與意象。

  貧窮,這個詞在我們生活周遭充斥著,也伴隨著許多的不理解,孩子們與我們一起分享家人的困境,這麼簡單卻又如此靠近,我相信孩子的媽媽在酒後說了很多的話,孩子都有聽進去但卻無力去協助,同理是在習得的無助中滋長。

  我相信同理絕對不是靠體驗學習與知識填鴨就有辦法獲得,生活經驗的累積是漫長的,孩子的公民素養的確是要透過生活經驗不斷拓展與練習而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