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小菩薩阿福

想念小菩薩阿福

2021-02-20

23年前進入至善服務後第一協助個案就是阿福。對於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第一次看到阿福的樣子,我非常震驚、非常害怕,覺得他非常可憐,然而對自己的工作也有一些疑慮。後來,我慢慢地鎮靜下來,從第一次的陌生與害怕,漸漸地認識阿福,我對阿福的感情慢慢變深了。

  阿福媽媽生了兩個女孩,第三個是男孩,全家族多高興啊!可是阿福出生了,全家都非常難過。因為家境過於困難,阿福爸爸得拿著阿福照片,到處求助,希望能求點錢給阿福買奶粉過日子,也希望能找求到一個讓阿福治療的機會。好在,老天爺聽到他們的請求,讓他們遇到了至善,阿福的轉機出現了。

  這是我剛進入至善的時候,我當時四出奔走處理阿福和媽媽出國手續。還記得1998年底,阿福家鄉發生一場大颱風,阿福家房子被颱風吹倒,他爸爸就在家園撘一個很簡單的小帳篷,阿福被太陽曬得紅紅的。水災發生後,環境污染,居住地方又不安全,很幸運就是那時候至善處理完手續,1998年底,媽媽就帶著阿福赴台治療。

  阿福在台灣治療,獲得很多改善,但是回國還需要後續醫療和生活照顧。我們定期安排他去胡志明市和順化市醫院做檢查。阿福需要做復健,可是家住鄉下,每次來回醫院不方便,加上手術後如果生活環境不乾淨就會容易感染。經過很多次努力,至善終於幫他們家在醫院附近買了一個小房子,阿福全家搬到都市生活,全家靠爸爸農務來維持家庭生活。

  阿福回國後,我就一路跟著關心與協助他的生活。阿福家人給我一個親切的稱呼:「仲始舅舅」。每2-3個月,我從順化帶尿布、奶粉和生活津貼去探望阿福。媽媽說,阿福靈感很好,今天阿福高興大笑就知道明天仲始舅舅會來。阿福喜歡白天睡覺,晚上喜歡自言自語。我很多次去看他,但是很少遇到他醒著。阿福的兩個姐姐也被至善捐款人認養,為她們提供助學金,如今大姐已經畢業在胡志明市工作。二姐有點智能障礙,念完國中就去學技藝。

阿福在世時,黃仲始主任仍會帶著生活所需用品定時前往探望。

  我們叫阿福小菩薩是因為透過他,台灣大眾認識了越南中部的殘障孩子。從阿福第一個醫療個案,至今已經有接近3000名中部殘障孩子因為有台灣大眾的支持而有機會接受治療。3000個孩子,有的孩子面臨生死,有的在絕望,有的失去信心,接受手術之後,他們的健康與生活有很大改善,這些我相信是靠阿福的福氣。

  2021年1月初的一天,接到阿福媽媽的電話,以為像以往一樣,阿福媽媽只是來電詢問新一年的協助狀況如何,沒想到聽到媽媽在電話那一頭說:「仲始舅舅!阿福不在了!」真讓我震驚,我平靜後再安慰和詢問阿福過世的原因。媽媽說:「阿福這幾天有點不舒服,也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沒想到他就安靜地離開我了!」。多年關心與協助阿福,我心裡知道有一天他會離開我們,沒想到他在這時候走了。

  在至善工作23年,阿福是我第一個協助的個案。如今我也記得不清楚,我到底協助過多少萬個孩子,但是,阿福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個。阿福讓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人,讓我覺得自己要努力為這些不幸的孩子做一點什麼。很多次我想放棄這份工作,但一想到阿福和中部殘障和貧困孩子,我便有了勇氣繼續走下去。阿福走了,雖然非常想念他,但是我認為這是他人生轉換的一種選擇,也是一種解脫,祝他來生平安。感謝他陪伴我23年,感謝他陪伴越南中部的貧病孩子們。

文/越南順化工作站主任 黃仲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