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老師上山陪孩子長大計畫

計畫簡述

挺老師上山陪孩子長大

「我從花蓮來到新竹尖石後山的玉峰國小教舞已經邁向第八年,其中的酸甜苦辣點滴在心中,苦痛一定有,煎熬也不少,放棄更不用說;但孩子們、學校老師們、至善的夥伴們都能在關鍵時刻,適時的給我一個拋下困難的理由,支撐下去的力量…我想,那就是“愛”!也許“愛”不是一個很好說出口的字,但“愛”是很容易做到的事,因為“愛”,它成就了這七年多的陪伴!謝謝孩子們給我的一切!」谷牧特.法拉深切又誠懇的告訴至善,為何他「一陪不走」。▶ 愛成就了所有的陪伴

256公里,這是從花蓮到新竹尖石後山玉峰國小的距離,也是被稱為現代舞奇才的谷慕特.法拉,每星期都要花上10個小時車程上山又下山的路。這一段路,他已經來來回回走了快要八年,想停,心不容許,因為他愛上了山上的孩子,因為他想陪孩子們長大。

像谷牧特.法拉這樣的老師,至善「陪你長大計畫」至少有20位。許多人問至善:「為什麼12年國教了,還需要幫助偏鄉孩子補充教育資源呢?」這是個好問題,至善長達20年在偏遠山區的原住民部落駐點服務,我們發現,地處偏遠、交通不便之處,各項資源都難以抵達和接近,教育和照顧資源更是如此。

因為偏遠,生計困難,許多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孩子是隔代教養甚至是寄養親戚家;加上偏鄉教師的流動率高,造成孩子缺乏大人固定的陪伴與支持。至善看到孩子因孩童時期缺乏陪伴而有了伴隨一生的發展問題,因此,至善長期帶各種專業老師上山,陪伴孩子一起跳舞、唱歌、畫畫、攝影,還有提供心理諮商和課業輔導等的「特殊教育師資」,是偏鄉中少數穩定支持特教師資的民間社福機構。

透過【挺老師上山,陪孩子長大】,我們希望可以解決以下問題:

1.    兒童生存權與發展權不平等
尖石後山泰雅族原住民學童一出生即面臨各種「不平等」,例如:交通偏遠,軟體教育資源不足,文化刺激不足,原漢文化差異理解不足、家庭失能等,學童的生存與發展權益未受到重視。

2.    城鄉落差教師陪伴不穩定
教育資源落差造成偏鄉教師多屬代理、資淺、年輕教師,師資流動率極大,在學習資源懸殊、城鄉差距的情況下,此地區發展與學習落後之孩童,因欠缺關注與適切資源的介入,使得他們在學習能力、學習意願與學習成就上陷入惡性循環的困境。

3.    邊陲位置使特教資源更顯缺乏
政府特殊教育資源長期不足,使此地區孩童存在著一出生即面臨一生落後的困境。根據現行教育體制,都會區國小一校至少編制一名特殊教育老師,但尖石後山地區,有四所小學六個小區,卻僅有兩名特教老師「駐點」於當中一所小學,僅能以巡迴輔導的配套方式支持學童,但該地區幅員廣闊,山路崎嶇,使有需求孩童無法就近獲得協助。

4.    多重困境致學習落後孩童比例高
至善長期透過民間小額捐款盡力而為,不間斷地將專業師資補充入山,這是連都會區都昂貴的教育資源。歷經長期的服務,我們發現此地區每三個國小生就有一個有學習落後發展或遲緩現象,相較教育部2019年統計資料,全國國小特教生的比例是3.3%,尖石後山孩童學習落後程度嚴重,在加上特教資源不足,此地區落後孩童的處境堪稱嚴峻。

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希望工程,沒有孩子一出生就該落後、孤單、缺乏自信,每支持一個孩子往前,便是幫助一個家庭,一個班級,一間學校,一個部落;長遠來看,更有助於族群與國家社會未來人才培力的基礎。

募了款,我們要做什麼?

這一筆款項,最大支出是支持上山老師的鐘點費,其他的支出還有老師的交通費和餐費。至善很幸運,有一群願意相挺的夥伴,包括社工和學校老師,大家互相支援,接送老師上下山,安排老師的課表,一起討論孩子的學習和生活狀況,一起陪孩子長大。

 

延伸閱讀:

從車庫到車廂,我的深山幼兒園夢/新竹工作站主任 楊曜誦

迷惘少女知返變身名髮型設計師

從慘綠少年到自信大學生的奇幻旅程

開心拍照就是不一樣
2020-12-21
  時間過得好快!原來在山裡面教書約十年的時間,不長不短的歲月,上山下山的距離愈來愈近,每一個畫面都有美好的回憶故事,也看見孩子們長大成家立業的喜樂。   ■緣定深山裡   2006年,因政府財務困窘下,許多偏遠迷你小學面臨裁拼,甚至廢校的命運,當時在電視台工作,媒體人組成拍攝...繼續閱讀
用同理心看待每一個人
2020-11-27
  我是鄔長益,擔任尖石國中烘焙社團的老師,今年已經是第8年了,當初會成為至善服務計畫的專業老師,是因為我的烘焙班同學向我提起偏鄉學子的服務工作,並找我一起來與學生們分享烘焙的樂趣,也希望能讓他們發展出不同的興趣;而這些陪伴,只要是我能力所及,自是樂意至極。   ...繼續閱讀
不會!我不會突然不見!
2020-11-26
  在此代表新光國小司馬庫斯分班的老師和孩子,向至善愛的告白:至善謝謝您!我們永遠愛您!...繼續閱讀
展現自我的小小舞者
2020-10-30
  我叫梁銘,是玉峰國小的老師,我今年在玉峰國小服務滿八年了。我到玉峰後的第二年,學校開始發展舞蹈特色課程,遠從花蓮延聘光光老師到新竹縣尖石後山偏鄉,教授泰雅的孩子們舞蹈。      玉峰的舞蹈課程開發了孩子們的肢體律動,也搭建了一個可以讓孩子們發光的表演舞臺。這些年來,...繼續閱讀
改變,來自看見孩子
2020-10-30
  感恩自己能陪伴著新光孩子們參與長達七年的攝影課程,攝影師資從許沛晴老師到現今部落在地的多奧老師,攝影課程從部分學生擴展到全校學生,這樣的「改變」來自於我與現場老師的「看見」。我們從孩子的眼光裡,看見對學習的好奇與期待;更從孩子的視角裡,看見對美感的獨特與創意。   ...繼續閱讀
成就每一個孩子
2020-10-30
  8年前初到新光國小,看到至善為學校所做的一切,心中滿心的敬佩與感動!在這相處兩年當中,新光這麼偏遠的學校,至善的社工們都不辭辛勞、毫無怨言來到新光國小,幫忙小朋友不管是教育、生活照顧等,一切孩子所需的點點滴滴,無不當自己最重要的任務,這種態度實在令人感佩!   ...繼續閱讀
收穫最大的人是我
2020-10-30
  從〝織布的人〞到〝教織布的人〞,在尖石陪伴孩子織布的過程中,收穫最大的是這個教織布的人,剛開始只有技術的能力的我在教學的現場上是很沒有自信地完成教學內容,並且害怕面對孩子,但是在努力回答與解決孩子每次的問題中,尋找解答與問題方法的同時,過程中我也獲得了很多不同的知識,...繼續閱讀
一起找出孩子的優勢
2020-10-20
  曾經,為後山來來去去更迭頻繁的老師無法久駐教學地感到無奈,為學校無法聘到優良代理教師感到悲哀,雖在大山裡,同樣是年少單純的孩子,卻未享有如平地伸手即可得的便利,張口即到手的自然。     還好,有一群人,一群默默付出的人,為後山的孩子服務了二十多年,這就是「至善基金會」。...繼續閱讀
永遠的道具組,永遠堅定
2020-12-07
  記得六年多前我剛到玉峰國小的第一天,孩子們見到新老師感到非常好奇,衝過來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老師你明年會走嗎?」我立刻感受到偏鄉學校無法避免的現實──缺乏穩定師資、孩子深怕自己被遺棄。我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中沉澱許久,思索我走上教育之路的初衷──成為陪伴孩子的堅定力量,...繼續閱讀
觸動人心的轉變
2020-09-26
  小強在幼兒園時,由當時的新竹縣早期療育資源中心轉介給我做療育的。記得當時的社工告訴我,小強在他們去幼兒園拜訪時,他生氣的縮在桌子底下不願出來,儘管社工與職能治療師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都無法跟這個孩子靠近,所以他成了我的個案。   當小強幼兒園畢業要升上小學時,...繼續閱讀

頁面

其他相關計畫

台灣陪你長大計畫
台灣都原照顧計畫
原住民助學計畫
台灣培我原夢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