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老師上山陪孩子長大計畫

計畫簡述

挺老師上山陪孩子長大

「我從花蓮來到新竹尖石後山的玉峰國小教舞已經邁向第八年,其中的酸甜苦辣點滴在心中,苦痛一定有,煎熬也不少,放棄更不用說;但孩子們、學校老師們、至善的夥伴們都能在關鍵時刻,適時的給我一個拋下困難的理由,支撐下去的力量…我想,那就是“愛”!也許“愛”不是一個很好說出口的字,但“愛”是很容易做到的事,因為“愛”,它成就了這七年多的陪伴!謝謝孩子們給我的一切!」谷慕特.法拉深切又誠懇的告訴至善,為何他「一陪不走」。▶ 愛成就了所有的陪伴

256公里,這是從花蓮到新竹尖石後山玉峰國小的距離,也是被稱為現代舞奇才的谷慕特.法拉,每星期都要花上10個小時車程上山又下山的路。這一段路,他已經來來回回走了快要八年,想停,心不容許,因為他愛上了山上的孩子,因為他想陪孩子們長大。

像谷慕特.法拉這樣的老師,至善「陪你長大計畫」至少有20位。許多人問至善:「為什麼12年國教了,還需要幫助偏鄉孩子補充教育資源呢?」這是個好問題,至善長達20年在偏遠山區的原住民部落駐點服務,我們發現,地處偏遠、交通不便之處,各項資源都難以抵達和接近,教育和照顧資源更是如此。

因為偏遠,生計困難,許多孩子的父母外出打工,孩子是隔代教養甚至是寄養親戚家;加上偏鄉教師的流動率高,造成孩子缺乏大人固定的陪伴與支持。至善看到孩子因孩童時期缺乏陪伴而有了伴隨一生的發展問題,因此,至善長期帶各種專業老師上山,陪伴孩子一起跳舞、唱歌、畫畫、攝影,還有提供心理諮商和課業輔導等的「特殊教育師資」,是偏鄉中少數穩定支持特教師資的民間社福機構。

透過【挺老師上山,陪孩子長大】,我們希望可以解決以下問題:

1.    兒童生存權與發展權不平等
尖石後山泰雅族原住民學童一出生即面臨各種「不平等」,例如:交通偏遠,軟體教育資源不足,文化刺激不足,原漢文化差異理解不足、家庭失能等,學童的生存與發展權益未受到重視。

2.    城鄉落差教師陪伴不穩定
教育資源落差造成偏鄉教師多屬代理、資淺、年輕教師,師資流動率極大,在學習資源懸殊、城鄉差距的情況下,此地區發展與學習落後之孩童,因欠缺關注與適切資源的介入,使得他們在學習能力、學習意願與學習成就上陷入惡性循環的困境。

3.    邊陲位置使特教資源更顯缺乏
政府特殊教育資源長期不足,使此地區孩童存在著一出生即面臨一生落後的困境。根據現行教育體制,都會區國小一校至少編制一名特殊教育老師,但尖石後山地區,有四所小學六個小區,卻僅有兩名特教老師「駐點」於當中一所小學,僅能以巡迴輔導的配套方式支持學童,但該地區幅員廣闊,山路崎嶇,使有需求孩童無法就近獲得協助。

4.    多重困境致學習落後孩童比例高
至善長期透過民間小額捐款盡力而為,不間斷地將專業師資補充入山,這是連都會區都昂貴的教育資源。歷經長期的服務,我們發現此地區每三個國小生就有一個有學習落後發展或遲緩現象,相較教育部2019年統計資料,全國國小特教生的比例是3.3%,尖石後山孩童學習落後程度嚴重,在加上特教資源不足,此地區落後孩童的處境堪稱嚴峻。

我們相信,這是一個希望工程,沒有孩子一出生就該落後、孤單、缺乏自信,每支持一個孩子往前,便是幫助一個家庭,一個班級,一間學校,一個部落;長遠來看,更有助於族群與國家社會未來人才培力的基礎。

募了款,我們要做什麼?

這一筆款項,最大支出是支持上山老師的鐘點費,其他的支出還有老師的交通費和餐費。至善很幸運,有一群願意相挺的夥伴,包括社工和學校老師,大家互相支援,接送老師上下山,安排老師的課表,一起討論孩子的學習和生活狀況,一起陪孩子長大。

 

延伸閱讀:

從車庫到車廂,我的深山幼兒園夢/新竹工作站主任 楊曜誦

迷惘少女知返變身名髮型設計師

從慘綠少年到自信大學生的奇幻旅程

其他相關計畫

台灣陪你長大計畫
台灣都原照顧計畫
原住民助學計畫
台灣培我原夢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