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顧問棄高薪,背吉他當都原孩子音樂社工/企宣部 劉文賢

工程顧問棄高薪,背吉他當都原孩子音樂社工/企宣部 劉文賢

——用音樂,看見孩子更多可能

每週四晚間,汐止Wawa森林—至善兒少發展中心(簡稱Wawa森林),總會出現一位背著吉他的音樂人—陳建宏,人稱Jacky老師。2017年,至善邀請他成為Wawa森林的音樂指導老師,希望透過音樂激發孩子的興趣,從中找到自信。

  很難想像,他曾在台灣前三大工程顧問公司任居高薪要職,卻在職場高峰轉身離去。長期在高壓的工程領域任職,陳建宏不再快樂,因此重拾年少時的興趣—彈吉他,從咖啡館駐唱歌手開始,從此展開人生的另一段旅程。

帶領孩子在演出前的個別訓練

圖:帶領孩子在演出前的個別訓練

  駐唱時,一位北一女退休教師告訴陳建宏:「人生就是要追尋有意義的事情,不能只追求金錢。」這讓他決心離開工程界,因緣際會到基隆七堵長安社區教原住民孩子彈吉,這一個專案工作,讓他步入社福界,後來陸續接下不同非營利組織的工作,現在也是土城少觀所和桃園少輔院的音樂老師。

  一連串的機遇,讓陳建宏的音樂之路始終與高風險家庭孩子連繫在一起:犯罪、貧困、身障。十幾年來,他看遍社會底層的黑暗。帶著豐富經驗和敏銳觀察力,他去年走進汐止原住民國宅—花東新村,在這裡,他看到了汐止樟樹社區原住民孩子的困境。

  他說,汐止距離市中心不遠、交通算便利,加上原住民國宅房租低廉、政府對中低收入家庭有生活補助,相對於基隆長安社區的「窮」,樟樹原住民家庭對貧困沒有非常的急迫性。他提及,原民家庭對社會福利的依賴,已經影響到下一代,甚至下下一代,孩子們缺少典範、刺激太少。他看見這群孩子停滯不動,沒有「我可以更好」的刺激,而陷入世代循環,複製上一代的貧困。

  

左圖:每周四晚上,Jacky老師都會帶著孩子學習音樂。/右圖:趁上課前,Jacky老師用空檔和孩子一對一教學。

  這是社會結構的問題,需要改變。陳建宏因此很積極投入Wawa森林音樂班課程,和至善社工花很多時間討論,如何激發這群孩子的學習動力。他一週一次,從林口開車到汐止給孩子們上課,給予孩子許多鼓勵。有時候,他會提前半小時到Wawa森林,只為了看孩子是否有需要加強的功課,也會在課程後留下時間,和至善的社工們聊孩子的狀況。

  在服務Wawa森林一年多後,陳建宏指出,這些孩子並沒有犯錯,只是政策福利的缺陷,讓他們原地不動、難以改變,導致我們可以預見十年後孩子的模樣。

圖:Wawa孩子利用音樂課所學,參加公開表演。

  他認為,都市原住兒少的改變並不是一蹴可幾,不是像摩托車轉彎,說轉就轉;而是像艦艇轉彎一樣,慢慢的轉。只要持續做、不斷地想方法陪伴孩子,相信有一天,孩子們會變得更好、更茁壯。

  他是一個工程顧問界的逃兵,棄高薪、背吉他當音樂社工,薪水驟減卻甘之如飴。生活快樂了,陳建宏現在關注都市原住民孩子的社會問題,希望社會大眾、政府能更積極回應,給這群孩子方向、機會,人生有更多可能性。

 

  相關文章:其他熱血鮮師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