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故事 -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部落女孩的成長與蛻變
2021-04-22
在高中就學期間哈拿是至善服務的孩子,畢業後她曾離開部落工作,後來她決定回鄉後,便成為了至善的一份子,因為曾經被幫助,讓她更加要求自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今天要與大家分享哈拿在偏鄉服務現場的觀察,以及她在工作上滿滿的收穫。...繼續閱讀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守門員媽媽逸嫺
2021-03-05
住在新竹縣尖石鄉煤源部落的逸嫺,加入至善成為陪你長大計畫「守門員媽媽」已經四年,她是社工在部落家庭的第一線服務提供者,2020年底之前,她在教會或是固定的部落據點,陪伴還沒有上小學的小小孩,帶著孩子一起讀繪本、玩玩具,她充分發揮自己幼保專業,一圓自己無法到幼兒園當老師的心願。...繼續閱讀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謝謝阿福讓我有當媽媽的機會
2021-02-26
1998年,演員陳淑麗是至善的第一位愛心大使,她跟隨至善前往越南,將未滿一歲的畸形兒「阿福」帶來台灣進行醫療手術。阿福在台灣就醫的兩個月,淑麗有空時就會搭車到林口長庚去看阿福,抱著他做各種檢查,用肢體語言和阿福的媽媽溝通,建立起這段跨越國界的緣分。聽到阿福過世的消息,...繼續閱讀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太陽神下的馬里光
2021-02-26
我曾飛越千萬里,踏過世上無以數計的大山大水;也曾赤足踩在大地,仰視穹蒼,跟著祖輩春耕、夏耘,等待秋收。若不是這場鋪天蓋地,令人措手不及動彈不得的疫情,這遠離台北一百公里至善守護下的馬里光,不會提早來到我的行旅。   若不是十五年前,偶然瞥見「陪你長大」...繼續閱讀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想念小菩薩阿福
2021-02-20
23年前進入至善服務後第一協助個案就是阿福。對於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來說,第一次看到阿福的樣子,我非常震驚、非常害怕,覺得他非常可憐,然而對自己的工作也有一些疑慮。後來,我慢慢地鎮靜下來,從第一次的陌生與害怕,漸漸地認識阿福,我對阿福的感情慢慢變深了。   阿福媽媽生了兩個女孩...繼續閱讀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