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快樂的原住民吧!/企宣部

當一個快樂的原住民吧!/企宣部

  「我覺得帶朋友回去花蓮的部落,是一種認同感,因為那是我的部落。」年僅15歲的阿美族少女曉婷,她沒有因為生長於都市,而與文化斷鏈,並在去年暑假發起 汐止Wawa森林—至善兒少發展中心 返鄉輕旅行的計畫,希望讓大家認識她花蓮的原鄉:港口部落。

  「以前我帶孩子貼近文化的方式太硬,跟學校上課沒兩樣,但在Wawa森林我們不斷地討論和調整,到底要讓孩子認識自己族群的圖騰,穿甚麼衣服嗎?」曾經一度想把「文化」塞進孩子腦袋裡的至善基金會社工毛弟因此很挫折,因為孩子問她:「我為什麼要知道這個?」她被當頭棒喝,反問自己:「我是誰?我憑什麼來教孩子文化與認同?」

  「Wawa森林有大象─我們所不知道的都市原住民」系列講座之四:在都市,我是原住民;在部落,我是誰?2月27日的分享很精彩,第一次有都原孩子現身分享,也有專家學者及實務工作者交流各自公私領域的看見和反思,讓我們聽見孩子的想法,以及生活中遇到的挑戰!

  到底,對都市裡的原民孩子來說,自己是誰?需要知道與認識自己與自己的文化?毛弟後來發現,在巷口就有很多文化的東西在發生:在巷口賣阿美族野菜的阿嬤、下工的爸爸媽媽聚在隔壁攤一起聊天…」回憶跟孩子從社區長輩學習文化的經驗,也不斷地調整方式,貼近孩子的生活,「曉婷是第一個跑來跟我說:『我也覺得文化很重要』的孩子,我很羨慕曉婷可以生長在汐止樟樹灣這個環境。」

  大葉大學原住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尤天鳴說:「我們很難要求現在的都市原住民孩子要當『很符合社會想像的原住民』,因為這些孩子從小生活在都市,沒有太多的原鄉生活經驗。」當移居都市已成為趨勢,我們要如何看待這一群都市原住民?

  「現在生活在都市的原住民就是一個混合體,不能用以前的『傳統』定義,我們必須重新去看待,而且任何一個生命,都沒有辦法替任何一個生命,去決定他要怎麼面對他的生命,所以我們應該要正向看待都市原住民的存在。」尤天鳴最後說,並要孩子們當一個快樂的原住民就好,不要太沉重。

  我們期待透過「Wawa森林有大象」系列講座,讓更多人看見這一頭我們視而不見的大象,它叫做「都市原住民」,邀您來看見、參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