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變身文化玩樂人

素人變身文化玩樂人

部落媽媽阿美15年的培力之路

走進教室,孩子們吱吱喳喳的聊著天,好不熱鬧!耳邊傳來充滿朝氣的聲音:「Amuy sinsiy!」這是泰雅族語「阿美老師!」的意思,這也是孩子最常喊阿美的名字,彷彿提醒著她,族語原本就是自己生活的日常。

  阿美是來自新竹尖石鄉養老部落的泰雅族人,從小生長在部落的她是至善長期培力的部落婦女,她現在也是孩子及家長口中的「老師」。15年來,至善支持她在部落照顧學齡前孩子,原本是幼兒照顧中心的「部落媽媽」,如今,她已是國小國幼班的「文化老師」,每週固定兩次到校帶領孩子上族語課。回首這份一做15年的「工作」,她說:「以前是因為經濟因素,也要照顧小孩,後來我慢慢喜歡上現在的工作,我很喜歡跟孩子相處,當孩子也了解我在做什麼的時候,我會很有成就感。」

  多年來,至善持續透過各項師訓、培力的課程,帶領著阿美和其他的媽媽老師學習該如何對待及教導孩子。這段期間,阿美考取了保母證照,通過了族語認證,從4個小孩的媽媽,到一群小孩的老師,對阿美來說是很艱難的挑戰;從一個極度自卑不太敢正眼看別人的婦女,到能自信侃侃而談的族語老師,這是以前的阿美從未想像過的轉變。

2007年游素美(後排右2)與養老部落養老幼照中心第一屆畢業生合影,現在孩子的年紀都已經是大學生了!

  然而,這些轉變是阿美從每一次挑戰中,所得到的成長,在教學的過程裡,最令她感到挑戰的是跟學校老師的教學相長,「在帶領孩子學習族語的同時,也要嘗試很多方法去融入老師想要教的一些內容,因為他們是專業的老師,所以對我來說挑戰性很大!」不過,幸好學校老師也十分尊重阿美的專業,讓她一開始懸著心已經放下,如今她很有自信發揮自己所長,也摸索出一套和老師的共處、溝通模式,大家一起並肩,只願帶給孩子更多的學習和刺激。

  使用族語的教學方式,對阿美而言,卻也是另一大的挑戰,因為父母已鮮少和孩子講母語,接觸少,理解上自然有限。但阿美不厭其煩,認真想出許多吸引孩子注意的教學方法,她也發現用唱歌或是畫畫的方式,更能讓孩子記得族語的意思。

  這份工作讓阿美對自己想要傳承傳統文化的心,更加堅定,「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孩子聽得懂族語!」在部落裡,她常扮演老人家和年輕孩子的「翻譯」,「當我自己用國語向部落的青年學子介紹我的部落、我的生活時,講起來有點支支吾吾,感覺很奇怪,但當我用族語分享時,我覺得比較自在、快樂,大家聽我講話時常常哈哈大笑。」

每週有兩天阿美會到新竹尖石秀巒國小的國幼班及田埔分校,帶孩子做手作、唱族語歌或是帶律動。

  回顧自己的這段生命經歷,阿美發自內心的感謝她人生中的導師:「真的很感謝蔡延治老師(至善董事、幼教專家)、洪智杰執行長,以及新竹工作站主任楊曜誦,他們不會因為我的學歷低而看輕我,反而不停的鼓勵我、給我信心,讓我勇敢的走出來,而我也因為有他們在背後的支持,才能繼續保持衝勁,更放心地去嘗試多元的教學內容,實現自己的目標!」

面對文化的流失,阿美希望能將泰雅族的文化、在地的知識融入於課程中,讓孩子更加認識自己部落的文化及故事。

文/公共溝通部行銷專員 張憶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