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友愛徵文-永不褪色的「有聲書」

100年友愛徵文-永不褪色的「有聲書」

她是一位熱心助人的朋友,更喜歡到台北市立圖書館啟明分館擔任錄音與報讀志工,因為她的聲音甜美,報讀時字正腔圓,更有一顆熱心助人的好心腸,因此成為有聲書錄製的生力軍。

在1997年的暑假,此時的我正就讀大學二年級要升三年級的時刻,因為眼睛從小在醫師誤診下全盲,求學路上都需要大量點字書與有聲書籍的陪伴與協助,高中之前在啟明學校就讀,這些問題有學校老師與工作人員幫忙克服,絲毫不用擔心;但上了大學,這些事情都要自己處理,書籍不但沒有點字書,連有聲書也寥寥可數,同學們會為了新發的書籍而喜悅,而我卻為了每本新書而苦惱,同學們信手拈來便可融入書本的世界,而我卻要透過報讀志工們每雙溫暖的手,每雙熱情的眼,每張充滿愛心的「口」,將書本讀出來。

記得那時,我預先便了解大三課業的沉重,在大二期末考結束後,我便請教大三教授們,大概會使用哪些書籍,同學們在漫長的暑假可以遊山玩水,安排體驗不同的生活,而我的暑假不能白白浪費,我要利用這兩個多月暑假,將一些可以準備的書籍,請志工幫我預先錄製完成。就在這樣的機緣下,我回台北,透過台北市立圖書館啟明分館工作人員的介紹,認識了她「蘭姊」。

當蘭姊知道了我的狀況後,二話不說,便開始幫我錄製書籍,無論是諮商理論、測驗評量,她都能錄得生動清晰,一般朋友或許有個誤解,只要把書本拿來,對著錄音機開始錄音即可,有聲書籍的錄製哪有什麼困難?其實,錄製有聲書,除了要能將書本內容錄出來,更要對於其中內容有相當認知,在斷句、斷詞、專業名詞的了解上也要有足夠的專業知能,而蘭姊除了有清晰的音調與標準的國語,更有豐富的知識和令人嘖舌的體力,她比我更緊張,更在乎我在暑假能錄製多少書籍,每天平均六個小時的報讀,讓我在一個暑假完成了兩本兩三千頁的專業書籍。

大三開學後,每當聽著蘭姊幫我錄製的有聲書籍,我內心都有莫名的感動,尤其當時的我在外地求學,蘭姊的聲音,就像我的家人,彷彿告訴我,「不用擔心,好好用功,我會一直協助你」。而每當週休二日,我偶爾能偷閒跟同學去放鬆心情逛大街時,就會想起要不是蘭姊暑假的鼎力相助,這時的我,哪能吃小吃、吹海風呢!

當然不只是這個暑假的相遇,之後,只要我有需要,或同學們沒空,我都會回台北,打個電話給蘭姊,而她總是義不容辭的幫我錄製書籍、講義。

蘭姊除了是我難得的好錄音志工,也漸漸的成為了我心靈上的導師,求學困難時候的輔導員。因為擔心父母會焦慮於我的生活狀況,在彰化讀書時候的種種,在父母面前通常是報喜不報憂,而困難與不愉快的宣洩出口就是蘭姊。

記得有一次,我因為學校教授對於視覺障礙學生的誤解,心理充滿憤恨與無奈,蘭姊就這樣告訴我,「你今天選擇的是繼續深造的人生路,而我來幫你錄音,也是佩服你的勇敢進取,若因為這件事讓你放棄,甚至灰心,那我的協助也等於是浪費時間。你要證明的是能克服困難,讓教授了解視障學生的用心,之後他再接收其他跟你一樣的學生時,會多了敬佩與包容,替後來的學弟妹也替這位教授上了一堂人生的課,這樣不是很有意義嗎?」,當時我細細思量蘭姊的話便覺茅塞頓開,也更充滿了面對挑戰的勇氣。

之後,蘭姊也常帶我去聽相聲,看電影,當然電影我是無法看見的,是蘭姊口述影像讓我能體驗影片中的劇情,感受不同的人生。

2000年我順利完成大學學業,也回台北開始教育實習,準備第二年教師甄選,蘭姊更像我的乾媽,整天替我上網蒐集資訊,報讀教師甄選考古題更是不遺餘力,每當我因為視力限制倍感壓力時,聽到蘭姐的報讀,內心除了有萬分感謝,更不捨蘭姊為我付出的時間與精力,也更沒有放棄的理由。

就這樣持續了幾年的報讀,有一陣子我與蘭姊失聯了,除了因為當上老師後修學分的壓力,考按摩證照等事務讓我忙得焦頭爛額,也因為蘭姊有一陣子沒到啟明分館了。

一天在整理有聲書籍時,突然聽見蘭姊的報讀聲,我又想起那個在我人生旅途中重要的「蘭姊」,於是我打了電話,對方是蘭姊的父親的聲音,他只淡淡的回了一句,蘭姊不在,往後只要聖誕節、過年,我都會抱著感恩、期盼的心撥著熟悉的電話,可是對方總是說她不在。持續了一年多,2007年的五月,我又撥了這通令我感恩且期盼的蘭姊的電話,對方聲音好像蘭姊,我興奮的大叫,對方卻哽咽了,我心裡也著實重重的敲了一下,知道會有不好的狀況,我停止了一切聲音,靜靜等待對方平復情緒後的言語,「蘭姊過世了,我是她母親,她因為身體的種種狀況在前年過世了」。當時我盡力壓抑心中的難過,安慰了蘭媽,也說明了我的來意,讓蘭媽媽了解,我是她女兒志工服務的個案,更讓蘭媽媽了解她女兒對視覺障礙朋友的貢獻更是她永遠的驕傲。

最近我又開始要準備研究所的課業了,即使蘭姊不能再幫我錄製有聲書籍,不過之前的書籍我沒有洗掉,沒想到在此次準備中依然能派上用場,這是蘭姊的愛心所製錄的書籍,我除了會好好珍惜,更會將他傳承下去,讓有需要的視障後輩們,也能享受到蘭姊的愛心,也讓這些有聲書籍「永不褪色」。

目前有許多志工依然熱心的協助我們錄製有聲書,而我們也因為這些有聲書籍才能跟世界接軌,才能實現夢想,在我們有所成就的同時,在我們能有在社會立足的一點成就後,不能驕傲,更不能忘記這些都是許多素昧平生卻充滿愛心的志工付出心血才能讓我們有這樣自我實現的可能與機會。

在這裡也要藉由此文章讓曾經或正在協助視障朋友錄製有聲書籍的志工了解,您們的用心我們深深體會,您們的付出我們萬分感謝。雖然現在有電腦輔助,但有聲書籍仍有其必要性,也期待所有的朋友,要及時說出自己的感謝,要及時把握當下,我想蘭姊一定能感受我的感恩與懷念。

下次各位到台北市立啟明分館借用有聲書籍時,說不定就能借閱到蘭姊所錄製的有聲書喔,在此也要跟蘭姊說聲「謝謝您蘭姊,您的聲音會繼續保存,繼續為需要的盲人朋友服務的」。

特殊教育除了要有專業的協助,更要仰賴社會「愛」的力量的匯集,之所以寫這篇文章,就是在感恩一群默默付出的朋友,也許您只是撥空讀一本書,但這本書卻可以讓黑夜中摸索的孩子找到學習的光明路,更可以讓學習障礙孩子透過此有聲書解除學習的阻礙,讓有聲書「永不褪色」,讓「愛永不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