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友愛徵文 高年級 佳作

104年友愛徵文 高年級 佳作

作者: 

陳秉廷(高雄市竹圍國小 六年七班)

還記得,當年稚拙的我;還記得,當年膽怯的我,想起來,也真好氣又好笑。頂著一頭西瓜皮、穿著一雙夾腳拖,大熱天的,汗水滴個不停,頻頻用手拭汗,打死也不肯走入理髮廳的我,那時的我,五歲,最珍惜的莫過於那一頭烏溜溜的秀髮了,當時,長輩們總是說我怕剪刀、怕坐上理髮椅,成了刀殂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但,與其說是害怕,不如說是不捨、珍惜。

前些日子,無意間在木櫃翻出一束頭髮,跑去問了母親,一問之下,原是當年那一頭「西瓜皮」剪下來的,想不到還保存的如此完好,剎那間,兒時的回憶一幕幕湧現在腦海中,記得童年為了留這頭頭髮,總是在烈日之下,搞的汗流浹背、揮汗如雨,然而卻說什麼也不肯剪下。再不捨的、終究要放下,某天夜裡,當我正進入甜甜的夢鄉時,不知什麼時候,一雙明快又細膩的手,「喀嚓喀嚓」簡潔又俐落,偷偷的卻又毫不留情的剪下了我的頭髮,沒錯!我成了小平頭,那時起床,赫然發現頭髮被剪了,當場哭鬧了好一陣子,拼命的責怪爸媽,直至心情稍稍平復之後,媽媽才緩緩的說:「那一束頭髮收在鐵盒中,你去看看吧!」,我連忙打開盒子,果真用報紙捲著,心情好不開心,悲傷瞬間成了感動,激昂的情緒如泉湧般直奔心頭,慶幸沒有丟掉,嘴角綻著一抹微笑,很想和母親說聲感謝,然而好面子勝過說一句話的我,只對媽媽吐了吐舌頭,抱著鐵盒跑掉了。

昨日,和媽媽坐在客廳聊起了兒時的回憶,憶起了懵懂的童年,我想起我還未說出那一句感謝,說完,她卻用不解的眼神回應了我,我才說:「謝謝你替我留下頭髮啦!」,她才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之後,我倆討論之下,決定將它捐了出去,雖然心中百般不捨,但,珍惜不單單是一種擁有,而是讓它化為大愛,分享我們那一份珍惜,而不是強留於身旁,這種珍惜才是完美無缺的,期望你、我的珍惜不是一種佔有,而是一種捨與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