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友愛徵文 成人組 佳作

104年友愛徵文 成人組 佳作

作者: 

徐正雄

    畢業多年,從不連絡的好友忽然來電。

    電話中,好友吱吱唔唔,問我最近好不好?天氣怎樣怎樣。那時天氣最糟的就是金融業,風暴來襲,海嘯一波波,猜想開公司的好友,可能遭受波及,大膽詢問好友是否需要錢,好友在電話中沉默不語,我接著問:「需要多少?」又是一陣沉默。

    好友個性木訥,我像逼問囚犯一樣,好友最終才艱難的吐出一個數字──「三十萬。」

    受到金融風暴影響,那時我在一家雞肉飯打工,時薪85元,我二話不說,答應好友明天將現金換成支票寄給他應急,隔天,解約定存時,行員提醒我:定存都快到期了,現在解約很不划算。但我整個腦袋裡,裝的不是自己的損失,而是好友如何陪我走過慘澹的國中兩年。

    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就負債累累,父母忙著工作還債,無暇照顧小孩,三餐幾乎都靠同學接濟,叛逆的我,根本不想上學,經常跟老師頂撞,一心想脫掉那件制服進入職場,是學校的頭痛份子。

    國二時,認識好友,他家境和我雷同,身上還偶而出現傷口,在學校卻是一個乖乖的好學生,從不替自己找尋放縱的藉口,他常常傾聽我的苦悶和抱怨,關於自己的不快樂卻鮮少透露,他心情不好時,就是跑步,把負面情緒全轉化成前進的動力。

    認識好友後,讓我明白,問題家庭也可以培養出健康、樂觀的人。原來,好友和我不同之處在於,他看很多課外讀物,金庸、皇冠、讀者文摘…好友從書中學到許多經驗和智慧,讓他面對那些超齡的問題時,可以有適當的回應。

    我雖然不夠聰明,至少我知道誰是有智慧的,跟隨好友的腳步前進,讓我安然度過血氣方剛的青少年時期,一直到當兵前,好友始終是我黑夜裡的最後一盞明燈,然而,好友卻不知道,他深深影響了我的一生。「三十萬」,和好友施予我的恩惠,一起放在天秤上,根本算不了什麼,為了怕影響友誼,好友收到錢後,我直接跟他說:不用還了。

    時光匆匆,九年就這麼過了,35歲那年,我生了一場怪病,經常全身無力,有天心血來潮,跟同事們說:「再存三十萬,我就要離職。」沒多久,向來不連絡的好友,突然來電說要找我敘舊,分開前,好友順手從懷裡掏出一個牛皮紙袋,說:「這是你當年借我的三十萬。」我早已忘了此事,沒想到這些年來,好友耿耿於懷。

    以為好友的經濟終於好轉,沒想到卻是相反。

    好友說:反正都欠那麼多了,不如把三十萬先還你,樂觀的他,賣掉房子、請家人幫忙,又和銀行協商,終於穩住陣腳,並擬定計畫,六年還清債務。

    拿到好友歸還的三十萬,我立刻離職,修養身體,並四處尋醫,一位有名的中醫師告訴我:「你的五臟六腑都損傷的很嚴重,隨時可能會走。」聽到這些話,我倒不覺得可惜,只遺憾這些年來,幾乎都在苦苦追求自己的慾望,對社會完全沒有貢獻。

    因為不知能活到何時,所以,每天對我來說,都十分珍貴!在這種情況下,我做了一個決定:接下來要四處當志工。

    那裏需要我,無論宗教道場、慈善機構我都全力以赴,可能身體不好,剛開始當志工,真的很吃力,每次做完回來都累得半死,身體不舒服時,我就想起好友,他是如何面對逆境。

    對了!跑步。好友以前心情不好時,就是跑步,大家都說他像隻羚羊。

    為了繼續當志工,我開始跑步、爬山、游泳…注意飲食,兩年後,我的身體漸漸好轉,還租了一塊地,當起有機農夫,經常和他人分享收穫,這一切,都要感謝我的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