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原青年受歧視的苦,誰看見?/企宣部 劉文賢

都原青年受歧視的苦,誰看見?/企宣部 劉文賢

  「不只是原漢歧視,也有『原原歧視』。」當都市原住民回到部落,會被質疑,「你們是台北來的?」至善基金會研發部專員Yunaw回憶童年返鄉時,遇到族人的霸凌,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是一個眼神。

  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Ciwang Teyra也分享在課堂上,聽見原住民學生返鄉被族人質問的經驗:「我很少看到你,你要怎麼證明是我們部落的?」

圖:12/26講座與談人Yunaw(右一)、Ciwang Teyra(右二)各自分享曾遭遇的歧視經驗。

  兩位與談人都指出了一個從未被社會正視的問題:都市原住民青年的身分認同,兩面不是人。移居都市的原住民二代或三代,在都市被歧視,在原鄉也被歧視,不管在學校或是在家庭,都沒有一個適當的機制去處理內在認同,造成都市原住民的孩子在都市或原鄉找不到歸屬感、被邊緣化。

  「Wawa森林有大象─我們所不知道的都市原住民」系列講座之二:不只是原漢歧視這麼簡單,12/26當天不只談及原漢族群間的歧視,也說出了都原青年追尋身分認同的挑戰。

  Yunaw曾因為教育工作者缺乏文化的敏感度,被高中班導調侃:「你也不用太認真,只要『還可以』就可以上第一學府。」在台灣,說起最具文化特色的時候,總是脫離不了原住民文化,但是,我們真的準備好,要一起來認識原住民文化嗎?「原住民文化不可能自己推,如果只有自己推,絕對推不起來。如果沒有創造一個適合的環境,大家一起去討論(原住民文化),我們還是會用自己習慣或自以為幽默的方式回應,而造成歧視的互動。」Ciwang以自身的經驗呼籲大眾。

  因為缺乏友善的對話環境,讓原住民孩子的成長處境難以被社會大眾了解,承受著代代相傳的歧視,這些苦,誰能體會?這是一頭我們視而不見的大象,它叫「都市原住民」,邀您來看見、參與、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