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善新聞】伯特利最強派遣員/企宣部 顏瓊玉

【至善新聞】伯特利最強派遣員/企宣部 顏瓊玉

嘻哈魯凱社工員彭紹輝的生命故事

黝黑的皮膚、大大的眼睛、深邃的輪廓,他是魯凱族人彭紹輝。國小時,在阿姨的建議下紹輝離開父母,到台北讀書,從此展開寄宿的生活,成為「都市原住民」的一份子。

  他的阿姨是盧秋蓮牧師,在新北市五股地區設立一個原住民孩子的照顧據點—「伯特利全人關懷協會」,主要照顧學齡前到高中的孩子,伯特利就是紹輝在台北的家。

圖:伯特利一直在尋找更適合的照顧空間,希望能更好地照顧每日上百名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

  有別於一般人刻板印象的原住民,紹輝是一個「蠻會念書」的原住民。不只功課好,他的體育、才藝等更是樣樣精通,國小時他丟三鐵丟到老師想栽培他成為國手;國中時他和同學組成男孩團體到處比賽;高中時,他創辦熱音社、在熱舞社大跳街舞。

  在都會成長,他的族群身分很顯眼,從小到大,他遭受過各式各樣的歧視,但他卻對自己的身分與成就充滿自信,和各種格格不入共處,他怡然自得的「做自己」。

  現年36歲的他,並不吝於和我們「分享」他求學階段各種被歧視的經驗。

  「國小三、四年級,有一位老師,在我考試考得較好時,會很質疑我:『你怎麼會突然考這麼好?』我從他的口氣知道這不是讚美,而是懷疑…

  高中時,我已經完全能分辨,老師同學罵我是針對我的態度,還是我的身分。有一位老師對我很有偏見,他不是用言語,而是用行為,譬如交作業,他甚至不想拿我的東西,而是請我放桌上,但其他的同學他都用手拿。他在我上課偷懶時說,『你為什麼要來(上課),你來是靠加分來的吧!』老師的話很酸,我當場跟他翻臉:『 如果我要靠加分,我就去建中了!』」

  但這些都沒有把他擊倒,他沒有因此拒絕承認自己是原住民,沒有因此和漢人朋友保持距離,相反的,他很有自信,他認為自己的自信是來朋友的肯定。現在,問他如何看待歧視,他說,「歧視一直存在,我們沒有辦法改變別人,但要去理解仇恨言論或行為背後的原因,理解了,再去回應。」

  這個總是穿著垮褲、寬大潮T、戴著潮帽的嘻哈魯凱族人,是孩子的老師,是教人跳舞的嘻哈舞者,但他還有另一個身分是至善基金會的社工員。

  大學畢業後,紹輝短暫待過電子廠,然後回到伯特利幫阿姨照顧孩子。十年來,他是阿姨最佳的「補位」,哪裡有空隙,他就上前把它填滿。他自稱「伯特利最強派遣」。

圖:伯特利出現照顧的缺口時,紹輝就會上前「補位」,陪伴這一群特別的家人。

  2018年,長期支持伯特利的至善基金會,把紹輝納入重點培力對象,希望培養他的行政能力,能協助伯特利的組織管理。紹輝因此有了「至善都原小組社工員」的頭銜,協助伯特利申請立案成為全台灣第一間都市原住民的教保中心,是他的工作。

  說著自己的故事,看著自己的轉變,談著伯特利沉重的使命,紹輝說,他從不覺得自己特別或格格不入,他很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