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愛故事

100年友愛徵文-我的阿媽
2011-10-10
100年友愛徵文-酒鬼放電影
2011-10-10
100年友愛徵文-玻璃罩裡的蒲公英種子
2011-10-10
問他為什麼坐在門前不進來,他說,「我捉一隻給妳看!」 我忍不住莞爾。 稍早開車回來的路上,這位老先生指著空氣中飛舞的絨毛說是蟲。 「啊,不是啦,」我說,「那是蒲公英的種子!」 他不相信,固執的堅持是蟲。 「不是蟲!」我笑,隨口說,「打賭十塊錢!」 想來他不服氣,要證明給我看。 「會動,還不是蟲?」他把白毛絨絨的種子放在掌心給我看。繼續閱讀
100年友愛徵文-親愛的老爸爸
2011-10-10
父親是一個內向又木訥的原住民勇士,從不輕易在子女面前表露情感,做子女的我從不知道爸爸在想什麼,就這樣父女之間一直保持有點距離又客氣的關係。由於爸爸在我小時就出海遠洋,總是相隔二至三年左右才能見到面,每次的相處卻僅有二至三個月的時間,就匆匆的離開遠洋捕漁,自我有記憶以來和爸爸相處的時間屈指可算,少得可憐。繼續閱讀
100年友愛徵文-我偉大的父母
2011-10-10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