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善特輯

成為生日捐大使,你就是孩子的陪伴者

公共溝通部專員 劉品羿

生日捐 2.0 活動推出後,不少朋友私訊給我們的社群小編關切的詢問:「 至善會怎麼使用這筆錢呢?我捐的錢可以指定用途嗎?」趁這個機會,我們把至善在亞洲四地做的兒少服務做了個總整理,每一位想要參與生日捐的朋友都可以依照個人的能力與喜好選擇想要捐助的計畫方案,成為孩子重要的陪伴者。

陪著台灣原鄉的孩子種菜 一起親近土地

明星、素人接力代言獻愛

公共溝通部專員 劉品羿

生日捐 2.0 的興起來自於世界潮流的催化,社群媒體臉書 Facebook 提供給臉友發起生日募款已行之有年,然而在台灣一直未能引起話題,其原因主要是目前臉書提供的捐助對象皆為國外的公益團體,然台灣臉友普遍對於國外公益團體較陌生且感受不到受助者的具體樣貌。

至善生日捐星光熠熠,眾藝人親自拍攝影片響應。

不捨孩子失落 眾人攜手成就「生日捐2.0」

公共溝通部專員 劉品羿

自 2020 年開始,世界局勢急轉直下,疫情、戰爭和通膨持續影響全球的景氣,連帶衝擊公益團體的募款。2022 年光是一至七月本會已有 630 位定期捐款人終止,至少流失 1,130 筆定期捐款...

至善長期投入兒少服務,近五年平均每年幫助 10 萬名孩子吃飽、上學、獲得照顧。從台灣的新竹尖石出發,一路到高雄的那瑪夏,再跨海抵達越南順化、雲南大山、緬甸撣邦,都有至善服務的身影。

然而,孩子的成長是不等人的,至善的服務一旦中斷,必定會影響到孩子的發展。裝滿繪本與教玩具的行動幼兒園需要燃料繼續行駛,挺老師上山教學的鐘點費、孕產婦接送專車的交通費、孩子的助學金和醫療費,這些必要支出不會因為疫情而停下,相反地,更因為疫情的來襲,凸顯出偏鄉及弱勢家庭資源的稀缺,催促著我們進行更完善的服務,以協助在這段時期同樣處境困難的家庭。

從無到有的快樂大掃

快樂大掃團隊相互扶持,從互信到自信,為孩子的未來搭起一座橋樑。

「從培訓、技術上的訓練到之後的接案,我們都會陪著大掃媽媽一起經歷。」至善北區工作站婦女就業組組長田舒瑋,說起快樂大掃團隊的支持、陪伴。過去曾擔任原住民就業輔導員,舒瑋發現上工的穩定度,在原住民就業上一直是不容忽視的問題,對工作內容的不熟悉、無法融入的職場型態,讓他們在陌生的大都市裡,有著格格不入的無助感,無從被支持。

媽媽的力量,快樂大掃連隊長的看見

今年1月,藝人連靜雯和黃露瑤帶著熱飲、新鮮食材與冷凍麵食,親赴至善汐止Wawa森林兒少社區聚點送暖,來到Wawa、看見都市原住民孩子的需要,以此契機,至善邀請連靜雯擔任快樂大掃的連隊長,攜手大掃媽媽,一同號召大家支持快樂大掃培力計畫。

4月27日,至善在社會創新實驗中心舉行「支持快樂大掃」公益記者會,快樂大掃「連隊長」連靜雯和大掃媽媽一同現身出席,因應疫情,我們以直播的方式邀請大家一起線上參與、響應,了解快樂大掃計畫的初衷與堅持,讓媽媽有力量,掃出孩子的未來。

至善快樂大掃,掃出孩子未來

2016年成立的至善快樂大掃,培力都市原住民媽媽的家事服務專業,幫助媽媽重新找回自己的力量,擁有翻轉未來的機會。

從原鄉部落下山來到都市,心存著理想、為了更好的生活,來到大台北打拼,他們是「島內移民」,是身在都市的「都市原住民」,離鄉背井、缺乏親族支持,在高勞力、高工時的工作中流動,都市原住民孩子也因而面臨成長發展上的許多挑戰。

山上媽媽的煩惱

公共溝通部主任 顏瓊玉

美儒(化名)的兒子小克(化名)上了幼兒園後,她隱約覺得孩子有點「特別」,在學校老是坐不住,不會表達自己的情緒和需求,總是哭鬧大叫,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是「不受控制、頑皮、不聽話」 ,園主任也有跟她提過這個情形,提醒她要多留意。       

美儒要工作、忙家務,還有其他孩子要照顧,一整天忙得團團轉。有一天,她又被小克的「不聽話」搞得很疲憊,忍不住出手打了孩子。晚上,她看著孩子的睡臉,對於自己白天動手感到自責和懊悔,突然驚覺,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她必須面對與處理。       

美儒發現自己其實是害怕,一來不想真正面對「萬一孩子真的有問題呢?」,二來她不知道怎麼跟家人開口「我覺得孩子需要協助」,「孩子不是笨,只是慢,長大了自然就好了」,她身邊的親朋好友總是這樣說。       

頁面

訂閱 RSS - 至善特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