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愛故事

105年友愛徵文 銀獎 【雨後的彩虹】
作者: 簡正崇
2016-08-19
「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當教室傳來這一段朗朗的讀書聲時,其實,每一字每一句卻都深深刺痛我的心。因為我就是同學口中的「娘娘腔」。 國中時期,「上學」成了我恐懼的夢魘。同學誇張地學我走路搖擺的模樣,模仿我纖細高頻的聲音,故意在我面前翹起蓮花指,傳給我的紙條上面寫的是「妳」……。不管玩笑或歧視,我都嘗試著容忍,逆來順受。畢竟,我就是「花木男」,無力改變。繼續閱讀
105年友愛徵文 佳作 【成長與蛻變】
作者: 賴彥霖
2016-08-19
人生,到底為了甚麼而來?這個問題是從古自今許許多多哲人們不斷探討,省思的問題。 在我十二歲以前,急診病房就像是自家後院,三天兩頭因為腹部劇烈疼痛,而掛急診。鬼門關前徘徊好幾次,直到十二歲那一年,直接開刀檢查,才發現是小腸黏膜破了一個小洞。 巨大的身體之苦,加上在醫院裡看盡生死無常。讓我在孩童時期,就常常問老師長輩們:「人生只是來受苦的嗎?」沒有人可以給我答案。繼續閱讀
105年友愛徵文 金獎 【成長與蛻變】
作者: 楊季鈞
2016-08-19
:「瑞瑞,今天可以去你家玩嗎?」 :「恩…不要,我們去操場那裏玩就好了。」 過去總是害怕同學對我提出,要來我家玩的提議。有首童歌這麼唱著:「我家前面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是我家大致上的寫照,傳統的三合院老矮房有著寬闊的空地,最簡單的的油漆白色牆面,木椅家具,毫無擺設風格僅僅就是整齊地擺放著所有生活必需品,沒有華麗的裝潢,廁所浴室也是在戶外。我害怕暗地裡被同學嘲笑著。繼續閱讀
105年友愛徵文 佳作 【成長與蛻變】
作者: 陳彥諺
2016-08-19
什麼時候才是真正長大?當我老的時候,一定能獲得愛人的智慧與能力嗎?時至今日,我仍不斷不斷問著自己,試圖在每個階段重新定義「長大」、重新思考如何獲得愛人的智慧與勇氣。 因為我曾經深深地跌過一跤,痛的感覺,記憶猶新。 和那男孩相識在最青春的年華,在學生身分的保護傘下有著最高限度的自由,生活便是「兩人在一起」,如此簡單。一起走過許多地方、累積許多歡笑和爭吵,不長不短的兩年時光,剔除了經濟壓力的重擔,卻使得緊密的純粹相處更為困難。繼續閱讀
105年友愛徵文 佳作 【那些年錯過的櫻花】
作者: 程明輝
2016-08-19
有人說,櫻花的花語是「重生」。 我的媽媽在我剛上高一的時候,不幸檢查出了乳癌。但是即使我們對媽媽的病情感到多麼的擔心,媽媽總是樂觀地說: 「生死有命啦。」一開始,配合醫院的抗癌藥物,媽媽的病情得以控制,但是在我下學期開學時,媽媽身體內的癌細胞忽然爆走,到大醫院檢查才發現癌細胞擴散至其他部位了。這時媽媽開始接受了化療,自從接受化療以後,媽媽的身心狀況已經大不如前。 有天,媽媽擺出強硬地笑容對我說:「我想到你們學校看看山櫻花。」繼續閱讀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