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故事

當我們在都市叢林相聚
多年後,我多麼想要傾聽雙龍部落那位酒醉的父親…/東吳大學社工系碩士班 李宜璟
2019-01-17
Wawa森林有大象─我們所不知道的都市原住民講座有感 在參加至善「Wawa森林有大象─我們所不知道的都市原住民」講座的返家路上,我想起當年在布農族部落遇見的那位父親,以及我投入社工行列的初衷,是為了回應那位父親的「苦與無力」。   大一、大二期間,...繼續閱讀
我的名字叫做陪伴者
微薄但重要的後盾/部落培力員 黃錦光
2019-01-16
  過去十年,至善基金會「培我原夢計畫」培育了很多部落人才,雖然我進入計畫只有將近兩年的時間,但是,在2017年參與「十年論壇」的過程中,我看到這些被培力出來的部落族人,在部落裡發揮了影響力,直接、間接的帶動了部落的生計,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需要時間熬出頭來。...繼續閱讀
大山女孩的夢
一整個月都在過年!不一樣的「彝族年」/雲南代表處 馬阿力
2019-01-14
消失的童年記憶   一年一度的彝(音同「怡」)族年又到了。這讓我想起,童年時,隨母親到山的另一邊阿普(外公)家過年的情景。人過三十,祖輩和父輩的親人們陸續離世,特別容易傷感。所以,真是每逢佳節倍思親。   我的家在小涼山的一座深山村莊裡,離外公家有28公里。每年11月中旬過年時...繼續閱讀
當我們在都市叢林相聚
都原青年受歧視的苦,誰看見?/企宣部 劉文賢
2019-01-07
  「不只是原漢歧視,也有『原原歧視』。」當都市原住民回到部落,會被質疑,「你們是台北來的?」至善基金會研發部專員Yunaw回憶童年返鄉時,遇到族人的霸凌,有時候是一句話,有時候是一個眼神。   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Ciwang Teyra也分享在課堂上,...繼續閱讀
當我們在都市叢林相聚
40-50-60,這是一組數字?/企宣部 劉文賢
2019-01-03
  「你有加分就好,幹嘛要念書?」至善基金會社工毛弟回憶求學時,被同學們集體辱罵的霸凌經驗,「高三時升學壓力大,我也很認真的讀書,但同學會故意走到書桌旁把我的書推到地上,然後用羞辱的口氣對我說那些話。」   原住民青年陣線總召賴韋利說:「加分制度就像一種鴉片,...繼續閱讀

頁面